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财经频道 >> 一带一路 >> 内容

蓑依:冰虹传达的至高奥妙

时间:2020-6-10 14:15:55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蓑依:冰虹传达的至高奥妙 今天有幸读到著名诗人冰虹的诗集《夏水九叠》,虽然她早已著作等身,但这部作品还是点燃了我:是真切地适合冰虹的。不用说“夏水九叠”这四个字中的灵秀、古朴,单单是一尘不染、干净透彻的淡灰色封面就会让人安静下来,叩问自身:有多久没读诗了?亦或还有勇气诗意地栖居吗?在这一点上,冰虹是...
 蓑依:冰虹传达的至高奥妙

      今天有幸读到著名诗人冰虹的诗集《夏水九叠》,虽然她早已著作等身,但这部作品还是点燃了我:是真切地适合冰虹的。不用说“夏水九叠”这四个字中的灵秀、古朴,单单是一尘不染、干净透彻的淡灰色封面就会让人安静下来,叩问自身:有多久没读诗了?亦或还有勇气诗意地栖居吗?在这一点上,冰虹是使人生嫉的,无论何时,你读到冰虹的作品,都会立刻进入她的世界,像施了魔法一样,接受冰虹传达的至高奥妙,不但她自己深陷其中,也让你无法自拔。看来,诗于冰虹是日日夜夜、分分秒秒的。看,诗歌女神对我们有多无情,对她又有多眷顾。
  冰虹的诗歌读起来是有些“时尚”的,不是说她用了新颖的词汇,而是那种情感的抒发、意象的表达都是现代的,甚至有些是西方的,但认真读下去,你却不得不承认冰虹的传统性。中国的诗歌传统有两大源头,一是《诗经》,一是《楚辞》,前者的清新自然和后者的飘逸顿挫构成了诗歌朝圣的方向。跨越千年,纵观当下的诗人,无论怎样的流派纷呈,已经很少让人想起古人和源头。奇怪的是冰虹的诗一次又一次地让我想到了《诗经》,想到了《楚辞》,想到了那些初民在茫茫乡野耕种的身影和屈原衣带飘飘,站在汨罗江边时的惆怅和彳亍。这是非常厉害的,现代的情感表达中有原始的丰采,水、月色、花朵等种种风物倾泻、升腾,在一个叫做“虹园”的地方,为虹生、为虹死。尽管如此,我想冰虹还是有所倾向的,《诗经》固然美好,但缺少一味叫做“风骨”的药,《楚辞》正好把它补上了,于是,冰虹便自然而然地做了属于她自己的选择。
  在《迷情榴月》中,冰虹写到“屈原涉水而来∕他的微笑∕忧伤和兰香∕触手可及……”是的,屈原经常这样“随便”地就进入了冰虹的世界,因为他们的情绪的节奏是合拍的。在另一首诗《五月·峭崖》中,冰虹问到“你可看清∕李商隐的锦瑟屈原的山鬼∕停留在海光中虹园的迷蒙?”冰虹的诗里养着屈原的“山鬼”,这多么不羁,这个叫做“鬼”的东西要和人间势不两立,如同屈原一样,绝不和现实的龌龊同生存。屈原是理想又现实的,现实是他要为自己的政治理想曲躬尽瘁,理想是他不能接受世间的肮脏和丑恶。而冰虹,不管其人其诗,在很多人看来都是属于理想一类的,冰虹好像一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但事实是,冰虹比谁都要现实,越是接地气,接的越彻底,越觉得冰冷,越需要强大的理想之国与之抗衡,按照这个逻辑,我们便可理解,她的一声声“呐喊”:在《请相信》中,她问到“世俗可厌的陈旧庸常与虹何干?”她相信“那些飞沙挡不了清凉的花香∕像星光要闪烁∕像丹顶鹤∕一定长有飞翔的翅膀……”她是要对抗的,这种回归于自然的声音胜过千言万语,她所相信的其实是本质,世俗的陈旧庸常怎可与花香、星光和丹顶鹤相抗衡?在冰虹的长诗《雨夜》中她赤裸裸地表达了自己的心声“如果∕我能把自己矫正∕不只在虹园里被梦驮着穿行∕我一定不随波逐流∕只追随心的真走向光阴∕走向光阴的尽头∕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”,冰虹是要为“真”献身的,她的诗歌就是对“真”的朝拜,而且比谁都要虔诚。现实总归是强大的,一个“斗士”也有疲惫的时候,在这个时候,冰虹依然写道“我累了∕分不出∕世界的脸是悲是喜∕闭上眼定下神沉下心∕默无声息∕蛰伏∕任谁也别把我叫醒”。即便不能“呐喊”了,也不做现实的同谋,用沉默对抗。所以说,相比较而言,屈原更像是冰虹的知音,和现实抵抗的方式都是诗意得不漏痕迹。
  如果说要给冰虹的这本诗集的内容做一个总结,我想——“献给季节的诗”应该是合适的。这本诗集主要是围绕着季节而进行的,并且主要集中于“春”和“夏”两季,单是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,写春的有《春音》、《春天·传说》、《春殇》、《冷春》》等等,不一而足,写夏的有《夏水九叠》、《冰虹的夏》、《夏日魅虹》等等。和冰虹的诗歌精神和理想相匹配,我想她主要选择这两个季节的原因是和前者一脉相承的,就是用美好对抗丑恶,用繁盛对抗腐朽。
  季节,说起来并不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,但是在冰虹的眼里,却是常读常新的,这是非常难做到的,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去表达或者刻画新鲜的事物,但是对不断重复且悄无声息的事物很少注意到,更不要说经年累月地保持新鲜感了。而冰虹却做到了,我觉得这是冰虹作为诗人身份的伟大之处。所谓诗人,除了有诗意的情感外,更要有诗意的视野,而对时间的关注,有接近本质的意味,更何况,她还写出了层次。
  在《春意》里,冰虹表达的是对春天万物的歌颂,比如她听到了“花儿们窃窃的笑”,听到了“树儿们拨弄古琴奏响天籁”,花儿、树儿是她的主人翁,而在《春殇》中,她则表现的是对春天的怜惜和惆怅,相比较前者,情绪上低落了很多,她写“空空的园子”,“空空的凉亭”,就连“梨花落下的白”都是“冰的白”,春天完成了一个过渡,而感受其间的是诗人飘来飘去的心。从横向的时间上看是春天由繁而衰,从纵向看则是另一番景象。
  在《春天·传说》里面,是“你和我∕在春天的时刻∕坐在温暖的鲜花盛开的山坡”,是暖融融的爱意,是你唱给我的颂歌,是迷人的,是柔软的,而到了《冷春》中,则是“越来越苍白的爱”,“送花人琐碎委顿的眼神”和“有毒的商品玫瑰”,甚至连风都是冷春的。同是一片春光,同是两个人,爱情的繁衰和时间那么贴切地一致,诗人用一种和生命节奏同步的声音来解读着爱恨。在冰虹的世界里,虹园里只有一个季节,那就是春天,在春天里诞生着情感和情绪,在春天里冰虹看到海水、火焰和花朵,在春天里,冰虹做着一个和现实浑然一体的梦。
  在组诗《虹问》中,冰虹借“我”反问到“如果我的梦和生活分割,我爱的是什么?”这个问题无需回答,在诗人这里:凡是构成语词和意象的,都是活生生的现实。


  作者:央视节目《开讲啦》现任电视编导



冰虹简介:
    冰虹,系中国作协会员、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、中国音乐学会会员、中国诗歌学会会员、济宁市作协副主席,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、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、教育部评审专家。主持完成山东省社科基金项目两项,主持完成山东省艺术科学研究项目2项,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、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和省社科项目多项等。所写论文、诗歌、小说、散文散见于《人民文学》、《人民日报》、《文艺报》、《中国作家》、《名作欣赏》、《星星》、《诗选刊》、《时代文学》、《中国诗歌》、《国际汉诗》(汉英双语)等多种报刊。著有专著《消费时代的山东文学研究》,诗集《花雨》、《手握一束光芒》、《海的牧歌》、《夏水九叠》,文集《时间的芭蕾》、《小狐狸的星辰及其它》,小说集《冰虹小说经典》,等。作品多次转载并获奖。作品多年入选《中国新诗排行榜》、《中国新文学大系.诗歌卷》。作品入选首部中俄双语《中国当代诗选——献给俄罗斯语言年》、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人作品选《时间搭成的阶梯》、《中国诗选》、《当代实力诗人15家》、《当代诗选》等多种选本。多次应邀参加极具影响力的大型国际诗歌活动,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介绍到国外。系第五届刘勰奖得主、第十九届世界诗人大会铜奖得主、第四届中国长诗奖得主、第六届中国诗歌春晚最佳新锐诗人奖得主、世界华语诗歌大奖新锐诗人奖得主,获乔羽文艺奖文学创作奖等,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,被文化部授予“对外文化友好使者",被《时代人物》评为最具影响力年度人物,被媒体誉为“诗坛美神”。

作者:蓑依 录入:王慎胜 来源:原创

 

欢迎转载本站文章
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申请会员 | 婚庆非遗 | 申请非遗 | 刊登广告 | 在线留言 | 招贤纳士 | 投诉举报 | 合作加盟 | 联系我们
  • 中国摄影传媒网|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(官网)|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-联合主办(zgsycm.net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• 云计算传媒登记证号码:HK-NMMCM23614464402 |云计算新闻登记证号码:HK-NMMCN23614464406 |云计算网媒登记证号码:HK-NMMCI23614464409 |
    法团机构商业登记证号码:66005208-001 |香港记者传媒联合会会员登记证号码:HK-RMAHY2016041460
    《工作纪律条例》一、禁止在中国参与维权、负面信息报道活动;二、未经当地政府批准禁止参与时政性活动;三、禁止开展非法性有偿报道活动;四、禁止编造并传播辟谣信息活动;五、严格按照当地法律法规开展活动;六、如果发现中国摄影传媒网,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,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人员有违反以上条例,请直接报警。七、本条例自发布之日起执行 。
    中国摄影传媒网-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 和 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 联合主办,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 和 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    云计算国际文化传媒登记证号码:ICMMRC236144644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