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财经频道 >> 一带一路 >> 内容

翟文铖:冰虹诗,真爱如风带动着岁月

时间:2020-7-8 18:45:58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翟文铖:冰虹诗,真爱如风带动着岁月 内容提要:冰虹的诗歌建立了一种新的旋律,一种新的审美法度。冰虹的诗浪漫而典雅,自始至终保持着情感强度,意象精致,辞藻华丽。《你要顺着月光来看我》写的是爱的召唤,《幽处》写的是爱的沉迷,《像风,带动着岁月》写的是爱的叩问,三首诗前后相继,恰恰构成了完整的爱情“三部曲...
翟文铖:冰虹诗,真爱如风带动着岁月
  
内容提要:冰虹的诗歌建立了一种新的旋律,一种新的审美法度。冰虹的诗浪漫而典雅,自始至终保持着情感强度,意象精致,辞藻华丽。《你要顺着月光来看我》写的是爱的召唤,《幽处》写的是爱的沉迷,《像风,带动着岁月》写的是爱的叩问,三首诗前后相继,恰恰构成了完整的爱情“三部曲”。
       关键词:冰虹;爱的召唤;幽处;炫技

       近年来,中俄两国的文化交流日趋深入,在“国家年”框架内互办了文化年之后,又互办了中国“俄语年”和俄罗斯“汉语年”。作为献给俄罗斯“汉语年”的礼物,中方用中俄双语出版发行了《中国当代诗选》一书。本书编选了包括海子、顾城、食指、北岛、舒婷、翟永明、冰虹等36位著名诗人的代表性诗歌,这些作品基本上代表了三十年来中国诗坛的创作水平。该书的首发式已在北京俄罗斯文化中心举行,当日这些桂冠诗人欢聚一堂。冰虹的诗作《你要顺着月光来看我》、《幽处》、《像风,带动着岁月》入选,本文试图对冰虹的这三首诗歌进行解读。

你要顺着月光来看我
打开熹微的星辉  神之水滴
三叶草  斑斓的火苗  
以暗夜为舟
你要顺着月光来爱我
我是你梦的预言降生的花朵
是你的河流中闪亮乖巧的鱼儿
我的舞姿  如此的美
直抵春天  直抵你爱情的住址
滂沱的泪  赤裸地起伏
在干净凉爽的风里
让山河避让
你要顺着月光来宠我
用你的南风吹皱我花香的波纹
带来翻新的鲜味
送我温热的粼粼的吻
在我天堂的花园
认识真正的彩虹
——冰虹的詩《你要顺着月光来看我》


        爱的召唤。诗人对着高天,反复召唤着神秘纯粹的爱情,但这召唤不是祈求,因为在“我”这里,“你”不仅可以拥有“斑斓的火苗”,炽热的情感,还能找到令人神往的“三叶草”。如名所示,三叶草通常有三枚叶片,不同的叶片各具寓意,第一叶代表希望,第二叶代表信心,第三叶代表爱情,假如偶然遇到四叶的,则说明寻觅者要交好运,找到了幸福。“我”召唤爱,“你”要珍惜这一召唤,带着庄严的神圣感来呼应。“我的舞姿 如此美丽”,“我”的魅力如此强大,“我”会“直抵爱情的住址”,赋予“你”一段“让山河避让”的爱情,惊天地、泣鬼神。真爱就是“天堂”,是灵魂与生命的归宿,“在我天堂的花园/认识真正的彩虹”。“我”召唤爱情,但没有在爱情中自我流失,自我消融,自我贬抑,而是带着自信,告诉“你”在爱的过程中,你将认识到“我”的神秘,“我”的华美,“我”的高贵、神圣,得到“我”的爱也就得到了无上的幸福。

这清澈灵明的光束
拨云撩雾
趋拜大海的奇幻
多么神奇呵
我绽成了月光的花朵
在波涌的唇边
浸入神秘的水环
沉入奇妙的重重圆圈

这烁烁灿灿的
正好流淌我奇香的蜃梦
连缀起虹 七彩的荡漾
是八千里海花叠印的幽处
在朦胧与悬念之中  
供你漫游
畅饮浓浓的暗芳
前方更有迷蒙的夜景珊澜

而我来编织
澄洁的月光
馥郁流盼
请你敞开珍藏的
海神的怀抱 容纳仙子的羞容
用这片神秘
淹没回返的路
——冰虹的詩《幽处》

       爱的沉迷。幽处有两种内涵,其一是寂静之所,唐代常建的诗《题破山寺后禅院》云:“清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。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 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。万籁此俱寂,但余钟磬音。”说的就是幽静僻远之处的美丽意境。幽处第二重含义是独处,蕴涵着一丝孤独,也蕴涵着些许喜悦。冰虹诗《幽处》就在这两种意境的交叠中展开:“我”在幽僻之所独处,在爱情令人神往的境界。月光穿过云层,投射在海面,“我”幻作“月光的花朵”,“我绽成了月光的花朵,在波涌的唇边/浸入神秘的水环/沉入奇妙的重重圆圈”,这是爱之吻,风景之美隐喻了爱的体验的美妙神奇。“我”用澄洁的月光,用“奇香的蜃梦”,在浩瀚的海洋上编织爱的王国。这爱是美丽的,浩大的,只献给唯一的恋人,于是,这爱就成了“你”“八千里海花叠印的幽处”,在这里,“你”自由漫游,啜饮着浓浓的暗香,远方夜色阑珊之处还有畅游不尽的无限风景,“用这片神秘/淹没回返的路”。《幽处》的爱如此博大,无边无际,这不就是大爱无疆的境界吗?在如此浩淼的爱中漫游,还有什么更令人沉醉的吗?在如此爱的弥漫之下,“你”——这尊贵的海神——敞开珍藏已久的怀抱,“容纳仙子的羞容”,“我”与“你”——仙子与海神,演绎了一段美轮美奂的爱的神话。所有真正的爱情,都是恋人的“幽处”之所。
 
倘若,你爱我
只像爱一团火,那么
火熄灭了,你
还爱什么?

倘若,你靠近我
只是为了从我这里拿取快乐
那么,快乐尽了
你又该怎么着?

我是你眼睛里的光芒
身体里的血液
可是,我并不想照亮你的信誓
掀起你的狂热

只想把你的爱
写成荡气回肠的歌
高兴的时候听,让快乐
由一个变成两个
不高兴的时候也听,让忧伤
由两个变成一个

或者,让音乐变成一条河
去浇灌你的田野;或者
音乐变成一条船
载去我的寄托

一切都融在音乐里
像风,带动着岁月
——冰虹的詩《像风,带动着岁月》
       爱的叩问。爱的魅力离不开火一样燃烧痴情,令人眩晕的快乐!在爱情中沉醉不知归路,是生命之韵中最动人的乐章。但是,鲁迅先生却借涓生之口说过:“爱情必须时时更新,生长,创造。”静止的爱情终会变成一潭死水,世上没有凝固的爱,充满生命的爱需要不断叩问,不断追求,不断创造。叩问赋予爱以新的起点,创造赋予爱以新的造型,在叩问与创造中,爱不断生长,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深沉。于是,“我”“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;于天上看见深渊。”(鲁迅:《野草》)霍然领悟到爱情的高峰体验固然令人心醉神迷,失魂荡魄,但是这耀眼的光芒属于瞬间,瞬间不是永恒,不是生命的常态。“我”对爱进行了追问:“火熄灭了,你/还爱什么?”“快乐尽了/你又该怎么着?”爱情不能是一时的狂热,“我”所追求的爱情应该是一曲永不停歇的旋律,一曲长盛不衰的音乐。这音乐是和谐的,两个声部永远融合一处,这爱情是同甘共苦,是命运相连,“只想把你的爱/写成荡气回肠的歌/高兴的时候听,让快乐/由一个变成两个/不高兴的时候也听,让忧伤/由两个变成一个”,分享彼此的快乐,也承担彼此的苦难。“或者,让音乐变成一条河/去浇灌你的田野;或者/让音乐变成一条船/载去我的寄托”,爱还要带动彼此的成长,携手创造生命的价值,“一切都融在音乐里/像风,带动着岁月”。永恒的,和谐的,承担的,奋进的,那是一种积极的爱,透明中闪耀的光芒,柔情中包蕴的韧性。中国的古典爱情,总是带着一丝惆怅,美丽得过于伤感。在冰虹这里,爱情扫尽忧伤,如水晶般通透莹润,泛着快乐与光亮,颇有一点侠骨柔情的况味。
冰虹诗《你要顺着月光来看我》发出了爱的召唤,《幽处》描摹了爱的沉迷,《像风,带动着岁月》对爱做了深度叩问,反思了爱的内涵。冰虹的这三首诗前后相继,恰恰构成了完整的爱情“三部曲”。在这里,“我”把爱情置于生命中至高无上的位置。爱情是纯粹的,不染一丝渣滓;爱情是神圣,不容一点亵渎。爱情取代了上帝,是灵魂的归宿,是生命的最高价值。冰虹的诗是铺排的,繁丰的,华丽的,恍若一场盛大的仪式。没有这前呼后拥的排场,没有这排山倒海的气势,不足以表达“我”对爱情的膜拜!
冰虹的诗歌建立了一种新的旋律,一种新的审美法度。中国古人看重行文的节奏,讲究一张一弛,一松一紧,姚雪垠有诗云:“方看惊涛奔激峡,忽随流水绕芳坡”,说的是这种审美理想。但冰虹的诗不是这样,没有停顿,没有松弛,她的诗歌是一泓永不停息的飞瀑,是一条永不间断的湍流,就那么倾泻着,倾泻着,不放松,不疲倦,伴着一路泼溅的海潮。冰虹的诗是纯真的,澄澈的,因其过于纯真而浓烈,因其过于澄澈而深沉。
冰虹的诗形式自由,随物赋形,大致规整,但能保持典雅的旋律。她有时采用复沓手法,《你要顺着月光来看我》没有分段,但在复沓中我们能感受到诗意的停顿,“你要顺着月关来看我,”“你要顺着月光来爱我”,“你要顺着月光来宠我”,“言之不已,又重言之”,一咏三叹,回环往复。其他两首,诗句长短参差,没有固定的规律,但诗节修短相差甚微,总体大致和谐。诗句并无固定的韵脚,但内在情感的自然律动遮蔽了这一切,你感到的还是优美的音乐。冰虹的诗歌是唯美的,从一个精致的意象到另一个精致的意象,如同在一条没有浮桥的河流中,间隔一段距离放一块垫脚石,一块一块地铺垫下去,连成一串,你就那么一脚脚款款踏去,直到诗意浩淼的彼岸。月光,星辉,三叶草,火苗,花朵,鱼儿,山河,南风,波纹,花园,彩虹,田野,大海,光束,海花……这些意象都是温暖的,明丽的,浪漫的,这繁复的意象累加着,叠印着,斑斑点点地挥撒整个诗卷,冰虹诗的每个诗章如同一副副写意画,斑斓的色彩,被水浸润了,淋湿了,烟雨朦胧之处,如梦如幻,迷离一片。象征,隐喻,排比……各种修辞纠结一处,朦胧而绝不失之晦涩,冰虹的诗歌是一种“炫技”,她用训练有素的纤指,在排排的键盘上舞蹈,翻飞,跨越,弹击,于是,美丽的旋律袅袅升起,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。
       俄罗斯是一个伟大的民族,为全人类贡献了数不尽的伟大诗人,普希金、叶赛宁,阿赫玛托娃、曼杰斯塔姆、茨维塔耶娃、吉皮乌斯等等,这些人的名字和诗章曾赢得了无数中国读者的赞叹。但中国与俄罗斯的文化交流并不对等,中国现当代还鲜有伟大的诗人能闪烁在俄罗斯的星空。今天,冰虹诗歌,作为“现代汉语诗中富于探索性和创造力的一部分”,载着荣耀被翻译成俄文,放飞到那片广袤的土地上,我们真诚祝福,愿“诗神缪斯照耀中国,也照耀伟大的俄罗斯!”


翟文铖: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、孔子文化研究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后,主要从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。



冰虹简介:

 冰虹系中国作协会员、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、中国音乐学会会员、中国诗歌学会会员、济宁市作协副主席,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、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、教育部评审专家。主持完成山东省社科基金项目两项,主持完成山东省艺术科学研究项目2项,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、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和省社科项目多项等。所写论文、诗歌、小说、散文散见于《人民文学》、《人民日报》、《文艺报》、《中国作家》、《名作欣赏》、《星星》、《诗选刊》、《时代文学》、《中国诗歌》、《国际汉诗》(汉英双语)等多种报刊。著有专著《消费时代的山东文学研究》,诗集《花雨》、《手握一束光芒》、《海的牧歌》、《夏水九叠》,文集《时间的芭蕾》、《小狐狸的星辰及其它》,小说集《冰虹小说经典》,等。作品多次转载并获奖。作品多年入选《中国新诗排行榜》、《中国新文学大系.诗歌卷》。作品入选首部中俄双语《中国当代诗选——献给俄罗斯语言年》、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人作品选《时间搭成的阶梯》、《中国诗选》、《当代实力诗人15家》、《当代诗选》等多种选本。多次应邀参加极具影响力的大型国际诗歌活动,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介绍到国外。系第五届刘勰奖得主、第十九届世界诗人大会铜奖得主、第四届中国长诗奖得主、第六届中国诗歌春晚最佳新锐诗人奖得主、世界华语诗歌大奖新锐诗人奖得主,获乔羽文艺奖文学创作奖等,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,被文化部授予“对外文化友好使者",被《时代人物》评为最具影响力年度人物,被媒体誉为“诗坛美神”。

作者:翟文铖 录入:王慎胜 来源:原创

 

欢迎转载本站文章
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申请会员 | 婚庆非遗 | 申请非遗 | 刊登广告 | 在线留言 | 招贤纳士 | 投诉举报 | 合作加盟 | 联系我们
  • 中国摄影传媒网|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(官网)|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-联合主办(zgsycm.net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• 云计算传媒登记证号码:HK-NMMCM23614464402 |云计算新闻登记证号码:HK-NMMCN23614464406 |云计算网媒登记证号码:HK-NMMCI23614464409 |
    法团机构商业登记证号码:66005208-001 |香港记者传媒联合会会员登记证号码:HK-RMAHY2016041460
    《工作纪律条例》一、禁止在中国参与维权、负面信息报道活动;二、未经当地政府批准禁止参与时政性活动;三、禁止开展非法性有偿报道活动;四、禁止编造并传播辟谣信息活动;五、严格按照当地法律法规开展活动;六、如果发现中国摄影传媒网,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,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人员有违反以上条例,请直接报警。七、本条例自发布之日起执行 。
    中国摄影传媒网-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 和 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 联合主办,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 和 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    云计算国际文化传媒登记证号码:ICMMRC23614464412